柒砂小白

制杖害羞人士,本体散发负面能量max

怯懦

变数
她望着美术水桶里已经撒出来的,绿色的水出神。
暑假了,美术生都有集训,集训时期,她很讨厌w的一个朋友x,x是个占有欲很强的女生,而且她要谈恋爱,f告诉过她,x的朋友不能太傻,也不能太精明,不善与人交际,而且过于单纯的她不合适,她也知道,但是在班里她唯一的朋友就是w,她只能每天休息的时候待在w身边,就算她再怎么讨厌x,她也不敢说出来,她怕w会因此疏远她,因为w和x看起来关系很好的样子,她只有每天午休的时候和w一起打排位才有机会好好聊天,可是x总嫌她们声音太吵,她觉得x很讨人厌,因为男生们的声音更响,为什么只说她们俩,她对x越来越厌恶,后来终于找到了机会,有一天的集训x请假了,她决定和w好好聊聊,w告诉她,一开始和x接近只是因为她想知道x和L的关系,她现在已经弄明白了,她想退出,却发现自己根本退不出去,w和x的关系原来也没那么好啊,她松了一口气,她只要知道这点就足够了。
f在一次午饭时告诉她,她要去别的画室学美术,后天就去。神使鬼差的,她决定明天和f一起逃一天课,那一天她们玩的真的很开心,集训的最后一天,w告诉她,少和f接触,她不懂。
更多的,沾满各色颜料的画笔,一股脑的掉进了水桶里。

怯懦

色彩
她望着美术水桶里美好天蓝色的水出神。
w和她很像,是个腐女,是个次元宅,性子耿直,但是w比她要阳光,开朗,虽然只比她多一点,但是w比她更适合与同学们打交道,她知道,自己真正缺乏的,是自信和勇气,根w成为朋友之后,她开始自信起来,勇气也多了一分,笑容久违的出现在她的脸上。她以前在不知不觉中得罪了很多人,w也一直在维护她,她还记得,L上次在楼梯口故意撞了她一下,那时w直接冲上去也狠狠地撞了L一下,自那以后,L再也没有找过她麻烦。她现在很依赖w,w是她高中生活以来的第一个朋友。
w在初中时期的朋友f也是个很好的人,f的交集范围更广,而且对她的照顾比w还要多,她把w和f都当做自己最好的朋友来看。但是,她在一次体育课上知道了,w其实对f有很多不满,比如滥用w的身份去和男生交往,说话有时候很不注意,她一开始觉得w和f还是好朋友,也没太注意。
一支沾满黄色颜料的画笔重重地砸进水桶里。

怯懦

清澈
她望着美术水桶里清澈的自来水出神。
一年前,她是高一四班里唯一一个被孤立出来的,也对,性子直,资深腐女,沉迷二次元,又内向不敢说话,被这样对待不也是件正常的事情吗?本来她上高中也不是为了交朋友,但是这样的日子过久了,心里话没办法向他人诉说,她只好打开手机,把每天发生的事情和手机里的动漫人物说上一遍又一遍,我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她一遍遍的问自己,她回答不了,她也不想回答。
w的出现,成为了她的世界里唯一的光。
一支沾满蓝色颜料的画笔掉进了水桶里。

柒砂小白的神奇日常

今天终于和小天一起玩第五了!天酱真的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喜欢!等我微信零花钱解冻了马上再给小天上舰长!他真的太——————可爱辣!

负能量日常 2.


  刚进入辩论队两周不到的苏艾现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下午的辩论表演赛被她给搞砸了。正反方共四位辩手,由于是第一次,再加上有很多人来围观,甚至校长都来了,而且三辩马魏媛把自己带来的笔记纸和圆珠笔都拿去自己记笔记了,害得她这个二辩连质询一辩的记录都没有,这场表演赛刚开始不到五分钟就被迫结束了。现在苏艾的脸温度极高,不得不贴在墙上降温,眼里有点点泪光,满脑子都是“我发挥成这样,以后还能留在辩论队里吗”“小伙伴们一定会怪我的吧”这样的想法,脸上的温度和颜色始终没有降下来,而小伙伴们都在说也许自己只是不适合在二辩这个位子而已,因为害羞内向加上紧张,所有人,李老师也觉得也许她应该在一辩或者四辩的位子,会做的好一些,苏艾感觉其实这个世界上果然还是好人占多数的,她终于冷静下来了,告诉李老师,她就要挑战二辩这个位子。

  第二次表演赛在两周之后的体育节放学时举行,而且邀请了所有小伙伴的家长来看,包括苏艾的妈妈,苏艾一直紧张的准备着,两周里她鼓起勇气走进高二的教室,找到胡莉胧学姐询问质询的技巧,找寝室里早已因学业而自动退队的高三学姐冯苏缘学习辩论事宜,然而到体育节那一天她都没能写出二辩稿,最后在同学们都在给运动员加油的时候,她一个人拿着印着大大的“理想”的动漫周边笔记本一路跑上五楼,气喘吁吁的找李老师询问,终于在中午写出了二辩稿,又用下午的教师比赛时间把稿子记熟,思考着如何质询,以及场上对稿子的临时整改。

苏艾的努力得到了回报,下午的表演赛她表现得很好,李老师的表情明显对自己很是看好,在比赛结束之后,八位成员在门口等了好久,在场的小伙伴们高一生有四班的苏艾,邓月雯,隔壁一班的程雅琪,周杰英,二班的朋友王逸澄,还有高二的学姐胡莉胧,学长白森桐,等家长们出来的时候,苏艾才知道了,两个月后有八个小伙伴要去马来西亚参加国际辩论赛,而自己的妈妈则是全力支持,苏艾很激动,也很紧张,毕竟是国际性的比赛,表示接下来的两个月不会轻松了。

最后定下来要去参加比赛的辩手有高一年级的苏艾,邓月雯,周杰英,程雅琪,马魏媛,高二年级的白森桐,胡莉胧,和中途加入的黑马周紫娜八人,一起跟去的有教练李遥和年级主任成越,住宿的酒店方面也联系好了,两位老师一间房,苏艾和邓月雯,周杰英和白森桐,程雅琪和马魏媛,胡莉胧和周紫娜,对于从没出国过的苏艾来说,这次比赛她又期待又紧张。

负能量日常 1.

  苏艾是个普通的高一生,她想得很简单,做个普通的学生,和同学们做好朋友,一起努力度过三年的高中时光,可是明明是很简单的愿望,却总是离自己那么遥远。

  暑假军训的时候苏艾装作很帅气洒脱的女汉子,她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和同学们相处的,其实她是个十分害羞单纯的少女,只要她认为是朋友,那么她们说什么她就信什么,而且还有很严重的脸盲症,军训的时候邓月雯跟她和室友说汪金倩和吴慧瑶对父母很霸道,而且对同学也很粗鲁的时候就开始对这两个人默默地减好感了,即使她连这两个姑娘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后来她才知道,邓月雯对不同的人说不同的话,不过那俩人也不是什么好人就是了。

  苏艾知道自己其实是个很矛盾的人,既自卑又自傲,自尊心很强。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么矛盾的人呢?苏艾想起来了,自己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的她根本没有自卑,现在与其说是自卑,不如说是神经过敏,因为自从开学起,汪金倩和吴慧瑶就在不停地对她所做的事情进行无休止的嘲笑,吃饭,午睡,说话做事,甚至是走路姿势,害得她一直在想自己到底哪里做得和他们不一样,哪里做得不自然,她在害怕,害怕自己在别人眼里就像一个滑稽剧的演员一样,渐渐的就连别人笑着讨论事情都会紧张个半天。对,她天生自傲,自负,却在高一变得自卑,神经过敏起来。

苏艾是个很宅的女孩子,几乎75%的动漫她都看过,不仅如此她还是个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腐女,一看到自己喜欢的cp的同人就会露出姨母笑。她还有点童年阴影,不敢和陌生的人交流,所以看上去大大咧咧,其实她内向腼腆到你无法想象,不去主动接触的话,你只会认为她是一个怪人而已。苏艾其实对自己的朋友比对自己还要好,但是她讨厌骗子,如果是为了保护别人的谎言,她倒是不反感,毕竟自己也经常这样去告诉家人,她的高中生活一切都好,把伤口都埋在心里,默默地忍着。

  苏艾为数不多的好朋友,伍郑晴和王逸澄都是很懂得“心机”的人,一直在保护苏艾,苏艾不明白为什么她们这么护着傻子一样的自己,怎么和她们变成朋友的也忘了,但是以前百分百信任别人的苏艾现在只会百分百相信的人只剩下四个了,一个是以前的初中死党,还有两个就是她们。

  另外一个被百分百信任的是苏艾的辩论队教练李遥老师,这是所有老师里面唯一一个让苏艾决得这只是一个大朋友的老师,但她所在读的KJ高中并不是所有老师都很看好这位年轻的教练,就连辩论队里的伙伴们也有人对他感到不满,苏艾在和李老师聊天的时候也有问到过他会不会感觉难过,因为有那么多人,甚至是队伍里的小伙伴们都不是那么信任他,他只是淡淡的笑笑,答道:“人无完人,没有人能做到让所有人都满意,看开了就好了。”不得不说,那一段时间,苏艾的心境都因为这一句话而有所改变了,对,她不需要让所有人都满意,所以,她只要让自己过得开心就好了。

没有你的冬季


略ooc,文笔依旧雷人,结尾烂的一批……

今年的冬季,也是一如既往啊……只是,再也没有那个勇敢而又温柔的身影,站在我身边了……
法斯拖着沉重的双臂在惨白的雪地上行走着,即使换了青金石的头部,即使性格被肆意篡改变得不再是以前那个傻乎乎的法斯了,看见这一片雪地和水中的浮冰,合金还是会从眼里淌出,在刺眼的白色中嵌入一颗颗金色的水珠,宝石人不是没有痛觉的吗?为什么,我的胸口,仿佛被撕裂了一样啊……安特库你为什么要把冬季拜托给我啊,我现在一看到白色,满脑子都是你最后离开的样子……明明,去年还期待着和你一起在雪地里继续巡逻,还想在夜里吐槽你独行侠般的办事风格,还想让你继续帮我把碎裂的身体接好……

浮冰依旧摩擦着,产生令人厌恶的声音,但,那个拿着锯齿状长刀,冷静的打碎浮冰的你,现在又在哪里……合金手腕不断变化着形状,将浮冰一块块粉碎。呐,安特库,你知道吗,我一到冬季就会期待着晴天和月人的到来,你不是天气越冷越强吗,那样的话月人说不定会把你做成他们的武器来对付我,那样我就可以把你抢回来了,但是啊,月人一次比一次狡猾,每次都不怎么带宝石制成的武器过来呢。

其实不只是冬天哦,其他季节时我都会留意着月人的预兆黑点上有没有液体漏下,但是从来都没有啊……伴随着冰块被高跟鞋踏破的声音,法斯的身体不断渗出合金,最后组成了安特库的样子,合金的左手牵着“安特库”的右手,在冰原上巡逻着,“我啊,失去了很多东西,失去了手脚,最后连头都不再是自己的,一开始还说着什么‘永远也不会忘记辰砂,一定会给她找到合适的工作’,但最后还不是把她也遗忘了,但是安特库,我一直没有忘记你哦,你的温柔,你的勇气,我都不会忘,安……”月人的箭从耳边擦过,晴天了,而这时才察觉到的法斯回过头,“安特库”正挡在她面前,身上满是箭,完美无缺的保护住了法斯,“你们这群混蛋!!!”即使知道安特库再也不会回来了,我也要去为了心中那一点点渺小的希冀去努力拼一把,就算早就知道拿回来的宝石碎片是仿制品的事实,我也要拼上我的全部啊!!!合金化成巨大的砍刀轻松击退了月人,最中间的那个被腰斩后,露出了莲藕状的内在,法斯激动得冲上前去,这难道是……!

“啊!”
[醒了?]
“……嗯,金红石,我……怎么了。”
[想不起来了吗,你被月人用南极石制成的炸弹炸碎了,要是老师没赶到你可又要去月球一日游了。]
“是么…… 等等!你是说!南极石!”
[嗯,法斯,南极石他,回来了,只是……]
“ ……嗯,我知道,我知道……  抱歉了金红石,在你冬眠的时候把你叫起来,继续去睡吧。”(苦笑)
[那……加油吧。]

金红石一离开医疗室,法斯便跑遍了学校的每一个角落,南极石!你在哪!
“哈……哈啊……,南极石……你在哪里啊……”
“会在……这里吗……”南极石回来后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应该就是这里了,他诞生的地方,也是……他被带走的地方……

无尽的冰原上,那个银白色的身影矗立在那,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容貌,但是……
【你是谁?】
                              

啊啊啊我的南极石小哥哥啊!!!就算看了漫画知道宝石们被带上月亮之后的结局我也要强行让南极石回来啊QAQ,哪怕,哪怕……(哭唧唧)眼泪止不住哇啊……

来自某十分可靠的姐姐大人的“酒后吐真言”

(本人高中dog一只,ooc,文风雷人,如果有和我一样比较萌内华达姐妹cp的同志们请来喽一眼,欢迎各位提建议,蟹蟹~)

【荷马那家伙,自己不行还要逞嗝,逞强,明明我是十分嗝,十分可靠的姐姐大人啊嗝。啊哈哈南达科他你也来了啊,我们来赌一局怎么嗝,怎么样,啊哈哈……】

刚进酒吧的俄克拉荷马无视了自家姐姐的话语,冷静地扫了一眼沙发旁边堆放的大量空啤酒瓶和瘫在一旁睡(醉)倒的内华达,我的天那,内华姐我们都知道你酒量好酒品也不差,这样喝酒身体迟早要出问题的吧,就算本体是战舰也不能如此胡闹啊,还有你到底喝了多少才会把我和南胖搞混啊!在内心中闪过无数吐槽弹幕之后满脸黑线的俄克拉荷马哀叹了一声,认命般的背起酩酊大醉的内华达往宿舍移动着,“就这个样子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十分可靠的姐姐大人’啊,被重点防御的地方难道还有脸皮吗……唉……”

不过刚才内华姐念叨的“自己不行”应该是指今早出击结果被对面航母一发入魂,还逞强没和提督申请快速修复材料在修复池里泡了六个小时的这件事吧,只是因为这点小事就拉着北卡跑去科罗拉多的酒馆里喝酒还喝得烂醉吗,好在华盛顿在北卡发酒疯前就把她拽回去了,否则的话……科罗拉多的酒吧估计又要报废了……

【荷马……这一次,我一定会嗝,会保护好你的,舰载机什么的完嗝,完全不在话下,你就安心地站嗝,站在我内华达大人的身后吧……】

俄克拉荷马的心抽动了一下,明明过了这么久,珍珠港那件事,内华姐还没有忘却吗……说起来,每次对面有航母出现的时候,都能看见内华姐冲在最前面,舰装上林立的防空炮全弹发射,猩红色右眼中的幸运轮盘疯狂转动;炮击时总是优先中破航母,荷马被舰载机锁定时,永远都是粗暴地把她推开,自己身上却落下了大大小小的伤口,即使大破了也是那么乱来……一直以来,内华达虽然嘴上说着“谁让荷马你一点也不小心”之类的,但每次两人同队时,内华达一直都在尽自己的全力保护俄克拉荷马。

当年珍珠港之殇在内华达心里留下了无法愈合的伤口。 那场战争,带走了大家温柔可靠的老战友亚利桑那;让马里兰的双眼染上了再也无法消去的血红;在西弗吉尼亚和加利福尼亚心里留下了一片灰暗的天空;还重创了企图反击的内华达,俄克拉荷马也永远离开了她。  当初听到打捞起的俄克拉荷马损伤过重无法维修时,内华达几乎发了疯一般,不顾自己身上大大小小的致命伤,一路狂奔去荷马的休息室,当看到病床上奄奄一息的荷马时,一向乐观的她,跪坐在病床前,流下了悔恨的泪水。自那以后,内华达收敛了自己贪玩的性子,不再依靠什么所谓的“Lucky Nevada”和幸运轮盘,开始了刻苦的训练,还积极参加了现代化改造,全新的装备上林立的防空机炮,加强了不止一倍的火力,都只是想向荷马证明,她不会再让历史重演,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复仇的机会,她会用自己的力量,保护好荷马,哪怕,她已经……。

“唉,结果现在还是和以前一样,一遇到难受或者生气的事就跑去喝酒,还要说什么借酒消愁,每次还都喝不醉,好不容易醉了一回,就要由我来帮你善后,内华姐你到底想怎样嘛……”

【我只是想起了过去的一些……unlucky的事。】

  “欸内华姐你酒醒了啊,怎么都不吱一声的。”

  【呐,荷马,你害怕沉没吗?】

“这个倒是不会啦,毕竟…………但是现在沉了就会变成没有情感的深海,还会伤害到自己的伙伴,这倒是很可怕呢。”

【可是我怕,我怕你又一次离开我。我最不想面对的,就是命运,它私自给我冠上了‘Lucky Nevada’的称号,让我独自一人活到了最后,成为测试最新武器的试验品,好不容易可以在海洋之下永远沉睡下去,却又自说自话的让我们如同复活一样在这里相遇,珍珠港什么的,我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啊……】

“内华姐……”

【啊哈哈真是的我在说什么啊,哟荷马,我们去找提督玩俄罗斯轮盘赌吧!喝完酒最适合的游戏就是这个了!】

“……好啊,上次是提督赢了所以内华姐你一直不甘心对吧,这次就用我的枪好了,内华姐你实在是太诈了,竟然在弹匣上做记号,这次可不行哦。”

【啊哈哈,这点小事不要在意嘛~而且我出老千的手法这么高明,除非是海伦娜,否则别人根本看不出来的嘛!】

“啊——真是的……”

内华姐,谢谢你,我以后会为了自己的安全,和你对我的那份心意,努力在战场上活下去的。

fin.

现场omake

「内华达你为什么最后一段不按剧本来啊!!!难得我写得那么好QAQ」(抓狂ing)

【啊哈哈抱歉啊少年,说好的酒后吐真言嘛,所以我就管逸仙要了两斤叫什么来着?哦——对!白干!还混了点威尔士的红酒啊俾斯麦那边的黑啤啊什么的……别说!还真挺够劲儿,一下就喝蒙了呢啊哈哈!】

“我的天啊内华姐你还真的喝醉了?!那最后几段话可以算是真心话咯——”

【啊哈哈那怎么可能呢!我内华达大人可是千杯不醉万杯不倒的啊!这种程度只能让我体会到喝醉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感受而已哦啊哈哈!!】

「那你刚才说的那几句台词是什么鬼啊……」

【哦——那个啊,那是我拜托华盛顿写的临时稿啊,为了这个临时稿,我可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啊,当然你们别当真就好了啊哈哈。】

「…………」 / “QAQ内华姐你欺骗我的感情!!!”

事后……

华盛顿哼着小曲儿从提督府里走出来,手上还拿着内华达缝在帽子上的警徽。

[真没想到内华达竟然要用这枚警徽两个月的使用权换我随便写的一张纸,听说只有有这个宝贝在,美国境内95%的赌场都能进出自如,啊哈,这可真是赚大发了~]   

[……珍珠港事件吗………抱歉,前辈们,这件事的真相……太过残酷了,我说不出口……对不起。]

(PS:历史上内华达级战列舰是在珍珠港被袭击之前进行的现代化改装,这里汐月将内容稍微改动了下,请各位读者盆友们不要当真。)

(纯属个人脑补,请勿当真,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喂!】)